罪行:把衷字读成哀,把席字写成习


    2020-07-30


    来源:故纸中的故事

    罪行:把衷字读成哀,把席字写成习

    笔者所收到的李永昌的资料,是1970年群众对他的检举材料和他自己的交心材料,这些资料中没有他的个人经历等信息,但从这些材料中可以简单地看到他的大体情况:历史反革命分子,曾经任国民党军队的团长,1949年后因历史问题被判刑(刑期不详),服刑的地点在新疆,刑满释放后就留在新疆,在新疆建设兵团某材料厂工作。在文革前的社教运动中被戴上历史反革命帽子。

    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初,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,先是清理阶级队伍运动,后又开始一打三反运动,并且此时中苏关係极度紧张,似乎战争一触即发,李永昌身处边疆地区,是备战的重点地区,因此对四类分子的管制更加严格,根据材料上所说,单位把四类分子集中在一起,加强统一管理。

    被集中在一起的四类分子,让他们互相监督改造,一直以来是组织上採取的行之有效的手段。这些人有各种「前科」,立功赎罪心比较迫切,加之在运动的压力之下,为了自保,揭发他人成为一种风气。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李永昌被揭发出许多问题。

    这些检举李永昌的材料共有十三份,检举的内容不少,有劳动中偷懒,有不肯学毛主席着作,有勾结其他四类分子搞小团伙,有大吃大喝等等错误问题,这些都是日常生活工作中的小问题,不会对李永昌造成太大的影响,而几乎每份检举材料都提到的另外三项内容,估计会让他处于危险境地,有可能再次入狱。以下节选成某某的检举材料:

    以下是毛某某的揭发检举材料:

    以上两份检举材料的内容大同小异,说到他念错字、写别字时都是气愤填膺,怒火冲天,都上纲上线成为他污衊伟大领袖的罪行。在当时那个时代,这种说错话、写错字的罪行确实可以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,笔者也写过不少类似的案例了。对于这些事情的严重性,李运昌也知道,因此在他的交心书中也把自己狠狠地批判了一下:

    组织上对李永昌如何处理,材料中没有提到,也没有地方可以查询。这些检举材料均写于1970年3月至5月,正是一打三反开始阶段,是对现行反革命分子处置最为严厉的时期,很多人在这个时期被判了重刑或者直接被处决。

    但愿李永昌能逃过这一劫。

    罪行:把衷字读成哀,把席字写成习

    罪行:把衷字读成哀,把席字写成习

    罪行:把衷字读成哀,把席字写成习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
外域艺术科技|国防新奇|博览精彩|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搏sunbet开户 申博官网网站 申博8国际 申博sunbet138 申博赌博 申博sunbet网址 申博私网包赢 申博会员注册充值 sungame申博太阳城 永利快3w普通下载